多梅内克坦言深爱法国 古尔库夫:这一切没有准备

而在他即将卸任之前,这位争议不断的主帅又为自己留下了也许是他最后一次的争议时刻。在主裁吹响终场哨音那刻,南非队主帅佩雷拉走到他面前,向他伸出自己的手。这场比赛,没有胜者,南非和法国手牵手迎接被淘汰的命运。在原本最应该惺惺相惜的时候,多梅内克却拒绝握住那只示好的手。巴西人抓住他的手腕,法国人用另一只手的手指摇动,表示出自己的决绝。“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主帅没有对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这样的固执,他只能再玩上最后一次。“还有别的问题吗?”这是他的回答。

“对我而言,此刻最重要的是握住他们(法国队队员)的手。笔直地看着他们的眼睛,告诉他们,‘我什么都懂。’”多梅内克说,“我们要让大家看看,即使所有人的失望都落在我们的肩头,我们也会用十足的尊严去承担。”然而法国队连最后的尊严都已经丢在了球场上,一个即将退位的主帅和23个失败的球员,他们无力承担起什么。

多梅内克说,自己感到很悲伤,但同时,他还是要为手下的球员们欢呼,因为“最后的最后,我终于看到了自己一直以来想到看到的,团结。”这场失利并不是蓝军应得的,“一次不幸的遭遇。”主帅说,他指的是中场核心古尔库夫过早被不公平地赶下了场,“我们耗去了太多的精力。”不知道最后一句指的是裁判的判罚,还是法国队连日来的内讧。

最后的总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感情太激动,过几天,我会和上级、教练班子还有球员一起作出总结。眼下这个时刻,我怎么能解释清楚六年来法国队的一切呢?这是一次美丽的冒险,现在它结束了。我们经历过好的时刻和坏的时刻,法国队还会继续下去。”

法国队会继续下去,然而多梅内克的时代必须结束了,它其实早该结束。昔日的法国队长布兰克即将接过他手上的这个烂摊子,“我希望自己的下任好运,从现在开始,我将成为法国队的头号支持者。我祝劳伦好运,希望法国队在他的手上终获成功。”至于他自己的未来,多梅内克没有说任何一个字。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径直离开了。

他用一张红牌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离开的时候和他一路走来的历程一样,安静而孤单。这样的惩罚对于一次无心之举太严厉,古尔库夫有不解和委屈,好在他还有未来。

答:当时球朝我这里过来了,我猛然发力,在我跳起的时候,我的手臂张开了。他的头正好撞在我的手臂下面……我感到这张红牌来得太突然了,很难接受。我一点都没有想到,这太让人悲伤了,我感到恶心。

答:你们想让我说些什么呢。今晚我们的比赛开始得并不坏,至少在我看来。虽然晋级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们想赢一场比赛,多进几个球。然而他们利用自己的第一次机会就进了球,而当时我们占据了主动,创造了一两个好机会。这之后,比赛就很困难了。

答:很难解释……我们对哥斯达黎加的比赛很好,我们看到很多的希望。对突尼斯,也还算正常。然后,遇到了一些很困难的比赛。世界杯第一场,我们取得平局,开始得还算不坏。但是输给墨西哥,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答:我们在这三场比赛里完全不像一支团队,但是体力上我们完全没有问题,体力不是借口。

答: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好好地消化这一切,出去度个假,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太沉重了。

答:在过去的两个赛季中,他是我的俱乐部主帅,我们之间合作很愉快。他获得了非常非常好的成绩,他有很丰富的国家队经验,所以我想他会做得不错的。

答: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们会在未来的几天里,未来的几个星期里好好分析,现在,我只知道我们都很失望。对于我的第一次国际大赛,我没有料到会这样结束,我们对于这一切都没有准备。

法国队被淘汰后,最后一战被剥夺队长袖标并坐上替补席的埃弗拉向所有法国人民道歉,并承诺将会说出球队近期的内讧真相。

“我们现在还没到做最后大清算的时候,我们眼下需要做的是说一句对不起,并真真切切地体会一番千万法国人心中的痛苦。”埃弗拉说,“这句抱歉是向他们说的,我本来从昨天(星期一)起就想说的,但是我的教练(多梅内克)不让我说,具体的细节我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埃弗拉还向大家承诺,自己会在不久的将来说出一切有关这次法国队内讧的真相。“这个星期我将召开一次发布会,因为我深知法国人今晚所承受的痛苦,所以现在不想再向他们说出真正的内幕。整个法国有权利得到解释,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会亲自告知他们一切,因为我没有什么可藏掖的,而法国队也不属于任何个人。”

至于自己被雪藏的原因,埃弗拉说,“他们就这样把我撵了出来,没有给出任何正当的理由。相信我,我会说出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每一分钟的经历。现在还不是扔下这枚重磅炸弹的时候。”他同时表示,法国队全体队员将放弃此次参加世界杯的一切奖金。

法国足协主席艾斯卡莱特流着泪看完蓝军在南非世界杯上的最后一场比赛,然而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洗刷他对法国足球犯下的罪恶。6年来对多梅内克的纵容姑息导致了今天的局面,而在国内一片要求他下台的呼声中,这名主席依然顽固到底,“我绝不辞职。”

法国队被淘汰后,法国体育部长巴什罗发表了一次措辞严厉的讲话,“法国队已经是一片废墟,身体上、技术上和士气上都衰弱不堪。这场灾难的所有参与者,球员、足协的主席,都要对此负上他们不可逃避的责任。”而艾斯卡莱特显然不认为自己的辞职对法国足球有什么帮助,他甚至暗示自己也很无辜,“今天,我很悲伤,我无法理解这一切。”

“我至今还对上个周末发生的一切感到深受伤害,五十年的价值体系就这样毁于一旦,法国足球让自己的国家蒙羞。这次世界杯对于我们而言是时候结束了,我们要翻过这一页,迎接未来。我对布兰克充满信心,他会重建法国队。”而被问到自己是否会辞职时,艾斯卡莱特说,“辞职,这是一个私人的决定。弃舰而逃不是我的性格,我会重新振作并开始一切。你不会永远做主席,我不会怪罪任何人。我们应该找到事情的责任人,但是让我们在恢复平静以后再做这件事,而不是今晚。”

Send you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